返回第十四章大王派我去巡山  汉乡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四章羽林郎

    “你这样的人能活很久!”

    走过了两个山头,云琅摔倒了七八次,每次摔倒看似很重,可是他总能在第一时间站起来,他身上的衣服给了他非常好的保护。

    见证了装备的重要性之后,太宰由衷的感叹。

    “您赶紧向咱们历代太宰祈福吧,让我活的越长越好,只有这样,才能长久的保护好始皇帝的陵墓不受外人侵犯。”

    裤子穿太厚的结果就是两条腿总是打磕绊,这同样需要适应。

    只是衣服太厚而且密不透风还有另外一个坏处,那就是非常的保暖。

    云琅的一张小脸变得红扑扑的如同一只红苹果。把雷锋帽子卸掉之后,脑袋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热气遇到冷气,他的脑袋就像是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正冒出袅袅的蒸汽。

    一路走,一路拆卸装备,老虎是一个无怨无悔的好帮手,走过第三个山头的时候,云琅身上就剩下弩弓,短匕首跟一把长剑,至于皮衣也早就脱下来放在老虎的背上。

    丝绸是一个好东西,不但透气还保暖,最重要的是他能快速的将身体产生的水汽散发出去。

    即便是七层丝绸叠在一起,也没有一件皮衣厚。

    翻过第四个山头,树林就逐渐变得稀疏起来,山坡上是大片大片一人高的茅草。

    云琅跟在太宰的身后前行,而老虎早就不见了踪影,只要色彩斑斓的老虎走进枯黄的茅草丛,如果他不动弹,你即便是从他身边走过也发现不了。

    太宰分开一丛茅草脸色凝重,云琅上前一看,一串清晰地脚印出现在早春刚刚化冻的土地上。

    脚印明显不属于云琅或者太宰,他们两人的脚印都非常的奇特,几乎与所有汉人的脚印不同,毕竟,那样的鞋子只属于他们两人。

    “这是诱饵……”

    太宰缓缓地后退。

    脚印尽头就是一处低矮的松林,松林黑越越的,看不清里面的动静。

    “至少三个!”

    太宰凝重的表情让云琅变得紧张起来,毕竟,这是一场真正的殊死搏斗,不是云琅在后世玩的那些对战游戏。

    跟着太宰绕着松林走了半圈,太宰单膝跪在地上,回首看一眼高大的秦陵,然后就把目光盯在前面不远处的一条小路上。

    看样子要打伏击战了,云琅卸下挂在胳膊上钢弩,学着太宰的样子单膝跪地,这样的姿势最方便弩弓射击。

    云琅藏身茅草地,非常的感慨。

    这片土地他一样非常的熟悉,在他们的脚下就该是声名赫赫的兵马俑陵墓坑。

    再之前的两千年多年,该是一望无垠的田野……

    自从始皇帝的陵墓开始在这里挖掘之后,方圆五十里之内就不得再有人烟与农田。

    七十年未曾耕作,这片肥沃的土地已经回归了亘古的模样。

    对面的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太宰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身形却缓缓地下压。

    一个满是草芥的乱蓬蓬的脏脑袋慢慢的出现在草丛里。

    他先是静静的听了一会,没有发现异动,就拖着一柄短木叉,走出草丛。

    他的腰上挂着两只死兔子,春寒料峭的日子,脚上仅仅穿着一双草鞋。

    不知为什么,他故意站直了身形,来回走动,还咳嗽两声。

    等了一会,没有发现危险,草丛里又陆陆续续的冒出七八颗脑袋。

    为首的大汉笑道:“趁着没被猎夫们发现,早点回去,这里的兔子正是又大又肥。”

    其余的汉子也都跟着哄笑,每个人身上都挂满了猎物,其中以野鸡跟兔子最多。

    太宰眼中的杀气非常的浓重,手却非常的稳当,眼看着这群人说说笑笑的将要离开弩箭射程,他依旧一动不动。

    直到这些人走远了,云琅轻声问道:“这些人也是野人?”

    太宰收好弩弓坐在茅草上道:“是野人,可能是附近的强盗,冬天的存粮吃完了,就来这里打兔子跟野鸡果腹。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云琅笑道:“他们中间只有最早出来的那个大汉脚上穿着一双破草鞋,我们发现的那个脚印不是他们留下来的。

    除过我们,这里还有人。”

    太宰笑了,指着云琅道:“你如果永远这样聪慧机智,你真的会活很久。”

    太宰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呼。

    太宰脸色一变,迅速的将云琅的身形压低,两人匍匐在地上。

    惨呼声接二连三的传来,云琅透过茅草的间隙赫然发现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大汉正沿着小路狂奔,两边的茅草丛里偶尔传来一声战马的嘶鸣声,高大的茅草波浪一般的向两边分开,一匹高大的战马突兀的出现,在马上骑士的催促下沿着小路狂奔。

    云琅看到马上的

第十四章大王派我去巡山(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