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八章钓到一个督邮  汉乡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八章钓到了一个督邮

    云琅不知道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通过祭奠来思念故去的祖先的。

    想来这个时间段应该非常的长。

    站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能看到山下小路上的人。

    人很多,超乎云琅想象的多,甚至有车马行驶在道路上。

    这些人都是来祭奠祖先的?

    太宰的回答是否定的。

    太宰带着老虎送他出山,一路上絮絮叨叨的,却让云琅感到很温暖。

    重新踏上山下的平地,云琅的神经依旧是绷紧的。

    头上那束冲天小辫,多少有些无害的意思,不过啊,这是他的想法,估计盗匪跟猎夫们可能不这么想。

    同样惊恐的还有他身边的梅花鹿,好几次它都扭头往回跑,不久之后,云琅发现它又跟在他身边,估计梅花鹿也不傻,回去的路对它来说比前方的路更加的危险。

    两个惊恐的动物战战兢兢的上了大路。

    云琅的薄底皮靴踩上坚硬的大路的时候,他有一种宇航员在月球上踏出第一步的感觉。

    好在路上的行人对他并不关注,即便他拖着一只怀孕的梅花鹿。

    走了一段路之后他惊恐的心就慢慢落下来了,这里的人最多说他一句“好俊的小郎君。”

    这些话都是从马车里传来的,大部分都是女声。

    至于那些拖着爬犁,或者拖着大车的平民黔首来说,云琅一身士人装扮,与他们有天地之别,即便是有一两个年轻的少女多看了云琅一眼,也会立刻被老翁或者老温拉到身后。

    没人拿着刀子冲过来乱砍,云琅已经很满意了,一只手搭在梅花鹿的脖颈上,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沿着大路向前走。

    慢慢的荒野之地逐渐变少,开始有农田出现,一些精赤着身体的人在田地里劳作,准备春耕,即便是路上行人很多,丝毫不理睬。

    云琅瞅了一眼,发现男的精瘦,女的干瘪,没有什么看头。

    劳动的美丽这个词云琅以前听过,只是无法把劳动跟这里的美丽联系在一起。

    午饭时间到了,很多人就坐在路边,吃一点黑黑的云琅认不出来的东西。

    从外形看像是糜子煮熟之后捏紧然后晒干成的干粮,就是里面有很多淡绿色的絮状物。

    相比之下,云琅的午餐就丰富的太多了,梅花鹿的背上有一个不大的革囊,出发前,他就给里面装了很多食物。

    一份凉拌的野菜,一块切成片的冷猪肉,两张雪白的面饼,再加上一壶酒,在黔首百姓眼中一个低调的贵族小郎君的模样就活脱脱的出现了。

    事实上这么装的人绝对不止云琅一个人。

    能进入路边茅草亭吃饭歇息的人基本上都是这副样子。

    旁边有一个身形硕大的胖子,他面前的食物远比云琅拿出来的夸张,最显眼的就是这家伙把半只烤羊摆在桌子上大嚼。

    云琅其实很想在这里交际一下,且不论是谁,在山上居住了半年,说话的对象只有太宰一个人,他很想另外结实一些纯正的汉人,至少要在交流中判断一下这些人的智商,好方便以后跟他们愉快的交往。

    云琅的饭菜是放在一张麻布上的,他面前没有矮桌子,只好跪坐在麻布上,一口一口的吃东西,真正做到了食不出声,嚼不露齿。

    这样的场面就变得很有趣,一个穿金戴银的胖子,一个干净漂亮的少年人,一个吃饭粗俗不堪,一个吃饭充满了贵族仪式般的优雅。

    立刻,看到这一幕的人齐齐的对胖子投去了厌恶的目光,却对云琅充满了善意。

    这就是云琅想要的效果,一个人在一边吃的再好看也没有人会注意,如果身边有一个参照物,就能把他的表演拔高至少三个层次。

    云琅从自己的食物中分出一少部分,装在一个小木盒里,放在茅草亭子外面,还冲着一个努力帮父亲推车的五六岁孩子招招手,指指食物就重新坐下来吃饭。

    云琅快要被自己的行为弄吐了,如果在他的世界他敢这样做,估计会被无数人用脚踹的连云婆婆都认不出来他。

    但是啊,在这里,就不一样了,一个英俊的小后生见到一个孝顺的孩子,给一点小小的奖励,这是士必须做的。

    渴不饮盗泉之水,这句话自然不适用于黔首,小孩子在父亲的推搡下终于拿走了木盒,当他抱着木盒给云琅磕头的时候,云琅的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却强忍着一动不动。

    他的模样引来其余士人的哄堂大笑,这笑声却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觉得这个小郎君面皮薄,有趣。

    怀着愧疚之心的云琅又在孩

第十八章钓到一个督邮(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