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打闷棍  汉乡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章打闷棍

    霍去病的拳头力量大极了……

    云琅用胳膊夹着肋部在草地上来回翻滚妄图释放疼痛。

    对于忍痛,他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今天之所以能够打赢霍去病,不是自己的武艺有多么得高强,完全是因为自己能忍住钻心的痛苦并发起反击。

    如果霍去病的忍痛能力与他想当,云琅如果不跑的话,后果难料。

    说起来,云琅自己清楚地知道,霍去病的拳脚力量比他的要大。

    疼痛慢慢的散去,云琅解开衣衫,只见肋部好大一片红晕,相信到了明天,红晕就会成熟,变成一大片紫青。

    忍着痛按摩了一下肋骨,好在骨头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现在,喘一口气都会痛。

    取出一颗野三七,云琅忍着苦涩吃了下去,站起身,看看快要落山的太阳,准备去太宰所说的宫奴村落借宿一宿。

    不等他起身,一个庞大身影重重的将他压在地上,同一时间,他听到梅花鹿也发出了惊恐的呦呦声。

    恶臭充满了他的鼻腔,他能感受到他如今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肋下。

    那个人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刚刚遭受了重创的云琅根本就无力抵抗。

    于是他就立刻停止了挣扎,放缓呼吸,假装昏了过去。

    压在他身上的男子见云琅不再挣扎,就嘿嘿笑着从身上掏出一截麻绳,将云琅的手脚捆绑的结结实实。

    母鹿也被人放翻在地,两个粗壮的男子小心的束缚着母鹿的四条腿,比对付云琅温柔地太多了。

    “梁甲,手下轻一些,这可是绝世宝贝,我们就指望它下崽子赚钱呢。”

    捆绑完云琅的汉子擦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高声道。

    云琅幽幽的醒来,看着眼前的汉子道:“诸位好汉,小子家中尚有一些薄产,如果诸位好汉放过我,小子将家产双手奉上。”

    为首的壮汉笑道:“这就不劳小郎君费心了,看你穿着,你家里能有几个钱?倒是你跟这头神鹿能卖大钱。

    小郎君,咱们打一个商量,我们兄弟出手就是为了钱粮,只要你不挣扎,让我们好好地把你送去男风馆,我们兄弟也就不虐待你,你看如何?”

    云琅一脸的惊惶,连声道:“我怀里还有一个钱袋,里面有三两好银,我把银子给你们,你们放了我如何?”

    大汉大笑一声,探出黑乎乎的脏手伸进云琅的怀里,取出霍去病的那个钱袋道:“我们知道啊,小郎君还有没有钱?如果还有,我们说不定就会放了你。”

    大汉嬉戏云琅的话让其余两个大汉笑了起来,云琅只好痛苦的闭上眼睛。

    “周庆,梁甲,快把鹿抬走,这里离大路太近了,要是被羽林发现我们坏规矩,砍脑袋都是小事,快走。

    小郎君我来扛,仔细些,千万不敢伤了母鹿,它肚子里面的崽子比你们的命值钱。”

    云琅被为首的壮汉粗暴的扛上肩膀,云琅瞅着壮汉的爬满虱子的后脑勺,叹了口气,就屈伸一下胳膊,从袖口里拽出一根三寸长的锥子。

    出门的时候,太宰不允许云琅拿走弩弓,只给了一把普通长剑,徐夫人的匕首也没有让云琅带走,一旦这些武器被羽林或者大谁何(西汉的谍报)查到就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很久以前,云琅就知道人的后脑其实是非常脆弱的。这里的头骨很薄,却偏偏有一大堆最要害的器官。

    比如控制人身体的脑干就在这一带,这个区域很大,很容易找到。

    云琅的中指上带着一枚顶针,这是他为缝衣服特意制作的,由薄铁皮制成,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凹坑。

    杀死这个扛自己的大汉很简单,只要用顶针顶着锥刺快速按进他的后脑即可,铁刺进入后脑再被头发掩盖,云琅相信其余两个猎夫匆忙间找不出他的死因。

    只是这么一来,另外两人怎么处理?

    眼看他们一行人就要走进一片松林,一旦歇息,这么好的杀人机会不一定会再有。

    云琅不再犹豫,双手一起用力,猛地把铁刺刺进了大汉的后脑。

    坚硬而锋利的三棱铁刺,如同刺穿一层熊皮一般刺进了大汉的后脑,

    大汉的身体猛地顿住了,云琅趁机将后半截铁刺全部按进他的后脑,这个过程中,云琅看的很仔细,只冒出了一粒晶莹的血珠。

    大汉的身体软软的倒地,云琅也跟着摔在地上,只是在落地的那一霎,他用鞋底抹去了那一粒血珠子。

    大汉摔倒的动静惊动了周庆与梁甲,他们不约而同的转过头,见彭毒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立刻放下抬着的梅花鹿,来到彭毒身边,大声的叫唤,希望彭毒

第二十章打闷棍(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